1462logohttp://www.tlmsh.com
1818tophttp://www.tlmsh.com/magazine/2020311/34451.html
首 頁 專題報道 熱點新聞 玻璃期刊 市場動態 統計數據 企業資訊 國際動態 玻璃專利 技術交流 標準規范 政策法規 建筑玻璃 電子玻璃
上市公司 裝飾/家電 門窗幕墻 汽車/高鐵 經濟資訊 輔材與設備 節能/環保 太陽能 建筑/房地產 知識窗 會展信息 供求信息 企業黃頁 關于我們
疫情之后 光伏產業將迎接200GW時代
類別:太陽能  日期:2020-5-25  來源:SolarWit   點擊率:2784  打印 關閉

 

一如既往,我先把本文的核心要點羅列出來,然后我們再逐步闡述

 

1、技術方面:過去兩年是光伏技術進步最為迅速的時期(沒有之一),一塊72版型組件的主流功率由2018年的325瓦提升至現在的450瓦,并且在180mm大硅片的普及下有望在明年迎接組件550瓦的時代,迅猛的技術進步帶來的LCOE成本的下滑,并支撐疫情之后的光伏產業迎接200GW時代。

 

2、供求方面:根據我從制造端了解的情況,縱使疫情肆虐,組件制造端也絲毫沒有放慢擴張的步伐,其背后的原因是組件技術正處于5BB整片向MBB半片切換的關鍵時期,預期到2021年上半年全行業就會完成切換,組件環節正在迅猛擴張但其他環節并沒有,其結果是以硅料、玻璃為代表的產能周期很長的產業環節,將會在疫情之后迎來最緊缺的時期,其緊缺程度將不會弱于2017年,尤其考慮到單晶硅片100%普及下硅料的被動去產能,我們將會毫無疑問再度迎接“硅料”的超級緊缺。硅料供應的保障方面企業家們要早做思考(隆基、中環、晶科、晶澳)

 

3、價格方面:疫情加速了價格的下滑,一鼓作氣把組件價格殺到了1.4~1.6元的區間,疫情之后猛烈的需求反彈將會對產業鏈諸多環節產品價格有長期支撐,展望2021甚至2022年,組件價格都仍將保持在這一區間內波動,就是說,現在疫情帶動下砸出的組件價格底部可能是未來兩年都難以擊穿的底價。專業從事電站開發的朋友們要尤其注意這一點,電站開發者過于激進的電價報價可能會使得自己陷于不利境地(晶科、阿特斯)

 

正文開始:

 

一、2018~2020,光伏產業毀滅式創新的兩年

 

再過十幾天,便是2018年531政策兩周年的日子,讓我們把記憶回撥到兩年前的531政策前的產業,彼時光伏產業硅料以海外和中國東部區高電價低品質老產能為主,硅片環節以多晶硅片為主,硅片摻雜以摻硼為主,硅片尺寸以156.75mm為主、電池片技術以BSF技術為主、組件封裝以5BB整片為主,一塊72版型的大組件出貨功率主流檔位在320瓦~325瓦之間。讓我們離開回憶,把目光注視到當下的光伏產業,就會驚奇的發現光伏產業在短短的兩年期間幾乎在所有產業環節發生了徹底的顛覆性的變化,當前的光伏產業硅料主要集中于西部低電價地區、幾乎均是全新產能、高品質硅料占比普遍突破80%甚至90%;硅片環節以單晶硅片為主,硅片摻雜以摻鎵為主,硅片尺寸以158.75mm和166mm為主,并且很快會迎接全面的18x的尺寸、電池片技術以Perc+se激光技術為主、組件封裝以9BB半片為主,一塊166mm、72版型的大組件出貨功率主流檔位在440瓦~450瓦之間,并且在18x全新硅片尺寸助推下很快普遍達到530~550瓦。可能很多朋友對于2018~2020兩年時間組件功率從325瓦進步到450瓦并且可能再用1年時間提升至550瓦無感,但我要告訴您2012~2018整整六年時間,多晶72版型組件才從300瓦勉強進步到325瓦。在多晶技術還在統治這個產業的歷史時期,一塊組件功率每年提升5瓦已算是使出吃奶的力氣,而現在一塊組件一年功率提升達不到30瓦都沒法去參與競爭,都不好意思拿出來見人,新產能來不及折舊便已被淘汰、新知識來不及去學習便已過時,這就是對光產業過去兩年最好的注解。回顧總結一下,過去兩年技術之所以進步如此迅速是因為產業技術路線由多晶硅片切換到單晶硅片過程中在產業方方面面引爆技術革新浪潮,如果我流落荒島兩年并有幸得救回來再度關注產業,那么這兩年行業的變化足以使我像一個白癡,為了能讓大家也感同身受,我準備花一些篇幅再詳細的闡述過去的兩年間產業到底發生了些什么變化,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只有深刻理解過去兩年產業內的變化,才能理解疫情之后產業猛烈的需求何來!

 

1、硅料:硅料產業環節過去兩年的變化主要是國內產能替代國外產能(REC、Hemlock已經退出,Wacker、OCI正在退出)、國內產能中西部低電價地區、低人力成本地區產能替代東部高電價地區、高人力成本產能。在2017年下半年的硅料出乎意料的漲價刺激下,僅僅半年時間,全行業就拋出了總計40萬噸的擴產計劃,這些產能在2019年集中投入運行,使得成本曲線大幅向右移動,主流制造廠商的成本為3、4、5,即30元的現金成本、40元的包含折舊的生產成本、50元的包含三項費用的管理成本。在產能翻倍增加的同時行業需求依舊維持在50萬噸/年,其結果便是產品價格從2017年年底的165元下滑到現在的56元,56元售價剔除增值稅以后為49.55元,對于成本最領先的廠商可能還有一定毛利潤,但不足以覆蓋三項費用,就是說現在硅料正在陷入全行業虧損中。但不管怎么說,硅料為光伏行業的平價化做出了巨大的犧牲,過去兩年硅料價格的下滑為疫情之后的需求大爆發貢獻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在產業格局方面,短短兩年期間,硅料產業消失了十幾家競爭對手,參與競爭的企業從2018年初的20余家迅速縮減到現在的5大一小,行業快速向頭部集中,寡頭格局初現。

 

1.webp (1).jpg

 

(兩年間,硅料產業值得關注的企業名單減少了三分之二)

 

2、硅片:產業中,硅片技術由多晶向單晶的切換是對產業影響最為深遠,提效最為顯著的一次變化,而這場技術變革就是在剛剛過去的兩年間才完成深度普及,兩年前的2018年531前,毛估單晶硅片的市場占有率僅為35%左右,而現在市場占有率幾近100%,價格方面兩年前一張156.75單晶硅片售價要達到5.6元,而現在雖然隆基股份的單晶硅片價格還2.68元的位置,但其實二線廠商的實際成交價格普遍介于2.3~2.5元間,這意味著隆基股份的硅片價格近期還得再降,因為其價格高于行業,就意味著行業的庫存在往隆基身上累積,在今年7月份前,單晶硅片價格下滑至2.3元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在硅片尺寸方面,過去兩年也是變化最為迅速的階段,從市場的156.75mm到晶科的158.75mm、到隆基的166mm、到中環的210mm,最終再到市場的180mm(五月份,晶澳、晶科、隆基分別舉辦三場發布會,均發布基于180mm尺寸硅片的組件,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硅片尺寸在行業過去的兩年中,硅片尺寸就經歷了一次由統一變得混亂,再到相對統一)。大硅片帶來的大組件能帶來通量價值、餃皮效應、個數相關成本攤低等效應,在為提升電池效率的情況下依然能帶來LCOE成本的降低,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們對大硅片的產業價值進行了一輪瘋狂挖掘。但是,硅片并不會一直大下去,大硅片所創造的價值也有邊際效應,早先的一篇文章我分析過,這個邊界就在18x這一尺寸上,再大就沒有更多的意義了。和硅料一樣,從多晶到單晶的這一輪切換過程中,單晶硅片產業集中度大幅提高,在多晶硅片占主流的過去,全行業大大小小、能生產多晶硅片的企業多達130余家,而現在隆基、中環、晶科、晶澳四家企業占據單晶硅片產業85%以上的市場份額。3、電池:Perc電池技術由來已久,相關專利多已過期,但是一直沒有得到產業化的普及直到單晶硅片的崛起,Perc與多晶硅片并非不可結合,但提升效果欠佳,Perc+多晶硅片效率值提升0.8%,而Perc+單晶硅片效率提升達到了1.5%,再疊加SE激光技術后提升幅度更是能接近2%,可以說Perc電池片技術與單晶硅片珠聯璧合、相得益彰,是單晶硅片漸成主流的趨勢才引發了Perc大規模替代BSF電池技術的浪潮,反過來,也正是Perc電池技術成為主流才進一步拉大單晶硅片與多晶硅片的價值差,單晶造就了Perc,Perc成就了單晶。在沒有Perc的2016~2017年,市場上對單多晶硅片能接受的最大價格差一般不超過0.8元,而在Perc占據主流的當下,單晶硅片比多晶硅片賣貴1.5元都還合理,Perc的放量進一步放大了單晶硅片的內在價值。對于Perc電池技術與單多晶硅片結合的效果差異我曾用“老太太賽跑”的例子做比喻解釋:老太太和年輕人參加100米賽跑比賽,年輕人沖過終點的時候老太太才挪了10米,差距90米,以輸告終,老太太不服氣,要求加長賽程,把比賽距離拉長到1000米,最終結果是:年輕人沖過1000米終點的時候,老太太才跑了100米,差距拉大到了900米。這些年一系列新的電池技術不斷得到應用,就如同賽程越來越長,最初由硅片體質不佳所引發的效率差異自然也就被不斷放大。所以,我們也可以這樣理解過去兩年電池和硅片的技術變化:是電池越來越復雜對硅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硅片品質越來越好使得新電池技術應用的效益放大,即使沒有隆基股份的推動,也會有B公司、或者C公司去推動單晶硅片成為市場主流(當然時間點上會再遲一些),這是我們國家這些年來設備精進的必然。5月份,四大硅片廠中的三家:隆基、晶科、晶澳都將站隊180mm的硅片尺寸,而且由于這三家公司均為主流組件廠商, 有定義市場的能力,所以相信5月過后的不久,市場將會很快形成統一認知,而如果180mm的硅片尺寸成為主流的話,對電池產能會提出新的要求,既有產能,哪怕是2019年才投入運行的全新電池片產能都不太具備輕松技改到180mm的可能,電池廠商為了適應新的要求必然就是不斷新上產能,必然是舊有產能的加速淘汰和更嚴峻的產能過剩,這是電池設備廠商的狂歡,也是通威、愛旭、潤陽悅達等這樣電池制造廠商的哀嘆。我在2019年3月電池片利潤最高的時候做過一次演講被索比光伏網整理成文章《張治雨:PERC電池片可能是最垃圾的資產端》,現在一語成,當時做這樣預判的邏輯現在回過頭來看依然正確,感興趣的朋友們推薦回顧閱讀。

 

為什么我說180mm尺寸的提出會加重電池片產能的過剩?這是因為既有產能無法兼容,電池廠商必須新上產能才能跟上產業步伐,而作為電池廠商又處在囚徒困境中,新上產能吧會加速自己既有產能的淘汰,不新上產能,也會有別人擴張淘汰自己,與其被別人革命還不如自己革自己的命,所以縱使現在電池資產盈利能力很低,但在擴產擴張方面,任何一家電池廠商又都會毫不手軟。我自己站著說話腰疼,說電池產能過剩、說電池廠商愚蠢。但倘若我自己也身處這個輪盤游戲中,我想我的選擇也必然是:繼續地、堅定地擴產。有一本書名字叫《破壞型創新》,講得是創新的出現對既有參與者和格局的破壞,而在我看來,光伏產業中稱之為“毀滅式創新”更為貼切,勤勞和勤勞的中國人,總能把高大上的技術賣出白菜價,總能把一項新技術的普及率用短短一年出頭點的時間實現從0~100%的普及進而拉平成本曲線,實現誰都不能賺錢。上面的這些內容不是對咱中國人的自我貶低而是盛贊,勤勞勇敢的中國企業家們以一種自我損失極大、對自己極狠的方式在造福消費者,造福全人類。

 

4、組件:由于大硅片帶來的組件尺寸變化以及小牛自動化推出的MBB串焊機帶來的組件工藝變化,過去兩年間也是組件產能革新最為迅速的階段,根據我對產業鏈的追蹤,2019~2020年兩年期間行業新增加組件產線超過500條,按照單條產線年產能300MW計算,我們在兩年期間新建組件產能超過150GW,實現了組件產能重頭至尾的大換血,哪怕是2018年才投產的組件產線當前都面臨淘汰或起碼要進行重大技術升級。在封裝工藝方面,2018年組件以扁焊帶、5根主柵、整片封裝、多晶摻硼電池、156.75mm硅片尺寸為主、單面封裝為主,72片封裝版型可實現功率325瓦;而在當下組件以圓焊帶、9根主柵、半片封裝、單晶摻鎵電池、166mm硅片為主、雙面封裝雙面發電漸成主流,72片封裝版型可實現功率450瓦且還有額外10%的背面發電增益,就是這短短的兩年多一點的時間,我們在組件技術環節實現了七、八項新技術從0~100%的應用。如果展望2021年,組件的封裝工藝可能會進一步演化為180mm硅片、11根主柵、小間距封裝等,組件的主流封裝功率也會達到530瓦。前文我們有提到過,從2012年到2018整整六年期間,72大板型組件的功率也才勉強從300瓦提升至325瓦,年均進步5瓦,而從2018~2021三年期間,我們市場上的組件功率就從325瓦提升到530,年均提升70瓦,是往年提升速度的12倍!這是空前的進步速度,也會是絕后的進步速度,三生有幸,我是這一切變化的見證者、參與者。

 

在成本結構方面,過去兩年期間,硅料價格從150元/kg下滑到了現在的50元/kg,多晶硅片價格從5.2元下滑到了現在的1元/片,單晶硅片從6.4元下滑到了2.5元;單晶Perc電池從2.7元/瓦下滑到了現在的0.8元/瓦。硅料、硅片、電池是我們傳統所稱的光伏主序產業鏈環節,過去兩年做出了非常巨大的犧牲。反過來再看我們以前不太關注的封裝材料產業環節,成本占比不斷提升,是過去幾年產值得到真正增加的產業環節。例如:①MBB封裝工藝圓焊帶的0.35mm直徑遠高于過去扁焊帶0.2的厚度,使得圓焊帶組件需要厚的膠膜,每平米重量由原先的410克增加到了現在的530克;②雙組件漸成主流的方向增加了玻璃的成本;③雙封裝技術還要求光伏膠膜由EVA變為POE(POE單價比EVA高近50%),④國家推動的環保、去產能政策也使得鋁材、銅材、塑料顆粒等原材料不降反漲。總之,封裝一塊組件的封裝材料成本在過去兩年期間是不斷增加的。這一系列的變化都使得組件的成本構成發生巨大變化,在2018年,一塊組件電池成本要占據76%,封裝材料成本只占20%出頭。而現在一塊多晶組件,電池成本只占39%、封裝材料和封裝費用要占據60%+,單晶組件當前由于硅片價格還較高,電池VS封裝材料的成本對比55%vs45%,但是伴隨著下半年單晶硅片產能的進一步過剩,相信在年底之前我們也能見到單晶組件成本占比的反轉,封裝材料成本占比超過50%。

 

觀察產業發展,我自己總結以下心得:1、我們發現新技術從0~30%所消耗掉的時間幾倍于從30~100%的普及,換一句話說:當一項新技術普及到一定程度時,因為認知程度提高、優勢被普遍看到、以及未及時采用新技術的企業會有擔心被淘汰的緊迫感都最終促使新技術有一個加速普及、瘋狂普及的階段。2、過去的兩年期間我們同時在硅片、電池、組件三個產業環節迎來了新技術的加速普及,單晶、Perc、MBB等技術絕非2018年才出現的新技術,他們在產業內醞釀很久并且直到2018年他們各自的普及率都不是很高,偏巧就在這兩年間,他們同時迎來了30~100%的快速普及階段。3、硅片、電池、組件三個產業環節同時發生革命性的變化是冥冥中的必然,前文我們論述過單晶硅片+Perc電池相得益彰的化學反應,其實Perc電池與9BB半片組件也有相同效果,圓焊帶和多主柵技術帶來的效果是減少焊帶處的遮光和對電流更高效的搜集,單位面積效率更高的Perc電池自然在圓焊帶技術上有更好的疊加效果。半片技術也同樣,半片技術的原理是使得電流減半,降低光伏電在電池片體電阻中的損耗,Perc電池片作為一種典型的高電流電池,疊加半片技術能帶來更高的功率提升。總之,硅片、電池、組件的技術革命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他們同時爆發在這一時間點有其內在必然。

 

4、在討論過去兩年空前的技術進步的時候,我也想討論這樣技術進步的絕后性,我們不能認為這樣的技術進步總是能有,技術進步不是線性向上的,而是爆發~平穩~再爆發~再平穩的交替輪回。我們不能期待組件功率每年提升7瓦,因為拿起計算器簡單算算就會得知這樣的速度持續下去很快就會令我們沖破物理學規律。同樣的,我們也不能再期待過去兩年那樣迅速的組件價格下滑,沒有技術進步何來成本下滑?沒有成本下滑何來價格下滑?當前封裝材料的成本占比已經超過一半,光伏組件越來越有大宗商品的屬性,價格下滑將會越來越艱難。這一輪組件價格下滑至1.4元已經使得各產業環節無利可圖,隨著明年疫情過后的需求爆發,多個產業環節醞釀漲價,恐怕到了2022年,我們可能仍然需要采買1.4元/瓦以上價格的組件。未來三年,將會是組件價格降幅最小的三年,而且如果沒有新的革命性的技術出現,平淡和緩慢的價格變動將會持續下去

 

二、疫情之后的產業供求關系很顯然,過去兩年期間光伏產業技術進步是空前的,但由于中國補貼政策大規模退出、海外需求爆發時滯、以及當前全球疫情肆虐,使得我們在觀察產業總需求時,還并未見得需求的猛烈增加,在2017年我們光伏產業歷史性的突破100GW達到105GW,三年了,我們累積了這么多的進步點,光伏度電成本下滑一半不止,而總需求量依然在125GW徘徊(順帶說一下我的預測,縱使疫情肆虐,2020年的光伏產業未必負增長),這是不可學的,不合理的,只是受短期因素困擾和影響的,一旦疫情過去,我們的光伏產業將會輕松迎接200GW時代,而且我判斷電網的消納能力也完全可以承受年新增200GW的裝機,組件價格從2018年初的2.7元/瓦下滑到現在的1.4元,組件功率提升了65%,極度寬松的利率環境、越來越低的EPC成本都在使得光伏電正在或已經成為全球最廉價的能源。光伏終將成為主流能源,不一定是因為它最環保,但一定是因為它最便宜。面對疫情之后可觀的需求,光伏產業鏈不同環節將會面對不同的供求形勢,接下來我們就逐個環節做分析:

 

1、硅料將會是最緊缺的產業環節,咱古人有一成語“否極泰來”,現在的硅料產業環節就是正處在于由“否極”向"泰來"轉換的過程當中,我在《2020年度展望:平平淡淡》一文中提到:單晶硅片普及率達到100%,出現供過于求并且價格大幅下跌時,就是硅料供求關系反轉的發令槍,現在這個發令槍已經打響,我們需要做的只是讓子彈飛會兒。硅料屬于長周期產能,并且產能彈性很低,產能彈性低就意味著產能總是要保持滿開狀態,面對需求波動只能通過庫存調節,如此一來供過于求或供不應求時均會出現非常極端的價格;而產能周期長則意味著對價格變化的反饋周期很長,即便供應緊張價格暴漲也不會很快形成新增供給,只能通過價格的暴漲壓低終端的需求。自2017年下半年那一撥硅料擴產浪潮以來,整個硅料產業實際上已經有接近30個月未見新啟動的擴產項目,往后的一年半時間,也都是硅料新產能的空窗期。但技術進步推動下的需求爆發等不了一年半,某一個時間點硅料定當嚴重供不應求。

 

此外,單晶硅片的100%也是推動硅料緊缺的另一個原因,在多晶硅片存在還占據一定市場份額的過去,低品質的硅料雖然價格低一點但還能賣的出去,還算是有效產能;但最近出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低品質硅料價格已經跌至28元/kg的價格(剔除增值稅后的售價只有24.77元),這樣的價格哪怕是對于通威這樣成本領先的企業也是虧現金的。當前低品質硅料的價格距離硅粉成本只差14元,折合到一張硅片為0.22元,這意味著,從理論上講,單晶硅片的市場均價再降低最多0.3元/片,低品質硅料就需要賣到硅粉價格才能保證多晶硅片的市場競爭力。在以前有一種理論認為多晶硅片總會有一定的市場份額,因為總有一些硅料品質無法滿足單晶硅片的生產使用需求而最終轉化為多晶硅片,而現在事實證明就算低品質硅料價格降低到硅粉價格,都不足以保證多晶硅片的性價比,低品質硅料的最終命運只有一個,那就是回爐再造!

 

所以,隨著單晶硅片市場占有率達到100%,對于硅料產業環節相當于一次去產能運動,內蒙盾安、鄂爾多斯、神州硅業這一系列成本高、品質還不能完全滿足單晶硅片使用需求的企業將會100%退出,即便對于品質可以做到極致的硅料巨頭也總會有一定比例雜料,這些產品原來可以賣給多晶硅片企業,對市場還算有效供給,而未來,這部分產能是要損失掉的,我把這一系列的連鎖反應稱之為“品質去產能”,即行業對品質要求的提升導致部分產能退出,不再是有效供給。

 

現在低品質硅料成交價格28元/kg,高品質硅料成交價格56元/kg,按照市場平均85%比15%的高低品硅料占比來測算硅料實際成交的加權平均價格為:28×0.15+56×0.85=51.8元,剔除增值稅后的實際成交價格為51.8÷1.13=45.84元。做投資的朋友們應當很熟悉2018年通威大舉擴張硅料產能時講的3、4、5的故事(30元的現金成本、40元的含折舊的生產成本、50元的全成本),能回想起當時聽到3、4、5故事的時候的驚嘆也就能理解我對當前極端硅料價格的感慨,我自己測算在當前極端價格下能長期有效持續運行的產能少于40萬噸,韓國OCI、馬來西亞OCI、徐州協乃至德國瓦克都可能在這樣極端價格行情下退出硅料制造,此稱為“價格去產能”。

 

這里,我要特意為大全新能源的CEO張龍根先生打氣、點贊,龍根總這兩年不易,市場總以最嚴峻、最惡劣的環境迎接大全的新產能投產,新產能來不及賺錢就不得不面對慘烈的價格廝殺。但倘若沒有您的勇敢決策、堅定擴產,把一家年產1.8萬噸的小廠變為當下8萬噸的硅料巨頭,現在的大全新能源已被徹底邊緣化,而且還有可能因產能過小、過老、成本過高不能應對當前嚴峻形勢而被淘汰。現在產業格局其實很清晰,在“品質去產能”、“價格去產能”以及技術進步帶來的需求大爆發等因素疊加下,明年硅料定將緊缺,而且由于硅料產能零彈性,一旦供求反轉漲價到90元/kg都未嘗不可能,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頭部幾家硅料企業將會在2021年賺得盆滿缽滿,使幾年來的辛苦、不容易有一個合理回報,大全,加油!2、硅片:繁華退去,歸于寧靜,關于硅片產業環節的論述我在《2020年度展望:平平淡淡》已經談了很多了,而且半年過去回過頭來看當時關于硅片的論述也基本正確,無需做更多的修正,唯疫情到來加速了當時一些邏輯的發生(而硅料的緊缺邏輯則被延后)。今天這里我想討論的是產業盈利的邏輯,以復盤單晶硅片往去繁華。光伏產業作為標準化、大工業的產品,比拼的是成本而非溢價,就是說只有成本足夠低才能賺錢,而且我想特意強調的是這個成本低是“相對成本低”而非“絕對成本低”,只有那些比競爭對手低的本差才會轉化為企業的盈利,如果一項技術全行業都能很快應用、都能大幅降本,那么最終結果一定是產品價格的下跌而非企業盈利的提升。再進一步,企業成本的概念有多層次,有全成本、生產成本、現金成本,具體含義可以回顧文章《通俗解釋可變成本、生產成本、全成本、含稅成本等概念》,現金成本在價格變動時是評估企業產能退出或進入的最重要指標,我們把行業中企業們的現金成本由低到高、由左到右依次排列形成一張圖表便可得到一張成本曲線圖,類似這樣:最后我們在評估一下需求(圖中黑色線條)的位置便可以預判價格的水平,從圖中可以看出,任何產業游走在需求邊緣的企業總是不賺錢的,價格往往在這些邊際供應企業現金成本水平的位置徘徊(這意味著這些企業總是游走在維持生產或退出的邊緣,進而調節產業供求關系),而頭部企業低于這些企業的成本差便是利潤。理解上面這個模型后,大家也就能理解我經常強調的一句話:決定企業盈利的不是絕對成本低,而是相對成本低,只有我自己低但邊際競爭對手不能低的成本部分才是企業的利潤。我們再深入一步,這個由各個廠家現金成本構成的成本曲線不是一成不變的,例如頭部低成本廠商擴產會使得整個曲線向右移動,技術革命的到來可能使得新進入者成本遠低于原有競爭者并使得成本曲線更加陡峭;新技術不斷普及,各家不存在技術上的代際差距,成本曲線又會重新變得平緩。這個成本曲線的形態其實能對行業利潤的分布有一個很好的預判,陡峭的成本曲線意味著頭部和尾部廠商成本差異大,超額利潤高;而平緩的成本曲線則意味著頭尾部差異不大,競爭激烈。作為產業中的龍頭廠商,理論上肯定是希望擁有并保持一個陡峭的成本曲線,以維護自己的長期利潤。那么,在光伏產業中如何形成陡峭的成本曲線呢?答案我們前面已經提到過:技術革命。

 

不斷涌現的技術革命是光伏產業的魅力所在,相較于其他傳統的穩定發展的行業,光伏產業技術革命可以說是風起云涌,而且技術革命帶來的成本曲線十分陡峭,一邊對于老舊技術處于虧現金不賺錢的狀態,而另一邊則是憑借著新技術大幅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新產能可一年回本的狀態。這也就是為什么光伏產業一邊是產能過剩,而另一邊則是難以抑制的擴產沖動。超額利潤就在這一系列不斷輪動的過程之中產生,至此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對光產業有深刻洞見的結論:光伏產業的超額利潤來自于新技術從0~100%普及的過程,而超額利潤持續時間的長短則取決于新技術普及速度的快慢。

 

我們可以把這個模型套用到很多現象中,也可以回答問題,①為什么金剛線革命的三巨頭東尼電子、岱勒新材、三超新材曇花一現,以及真正的龍頭楊凌美暢難以上市?答:金剛線切割技術快速的實現0~100%的普及,成本曲線快速的由陡峭變為平緩,超額利潤消失;②為什么我在預判2019年Perc電池片的價格崩跌并論斷Perc電池片是垃圾資產?答:因為當時Perc電池片產能的全市場普及率正在快速向100%沖刺,而且得益于電池片廠商的努力,行業內擴產門檻低,所以誰都不能阻止成本曲線變得平緩,誰都必將告別超額利潤。③為什么我們要保護知識產權?答:保護知識產權可以利用國家行政強制手段阻止產能野蠻擴張,延緩新技術從0~100%的普及過程,延長陡峭成本曲線保持的時間,進而讓創新者由合理回報,企業有合理利潤。④為什么我說單晶硅片超額利潤時代已過?

 

終于可以結束歪樓回到本節內容我想講的真正主題,單晶硅片之所以告別超額利潤是因為普及率已經達到了100%,由原先跨代競爭陡峭的成本曲線形態正在演變為平緩的成本曲線格局,由原先單晶與多晶的競爭演變為一線單晶與二線單晶的競爭。我們還可以利用這個模型回答單晶硅片價格降回去往哪里,那就是尋找二線單晶硅片企業能承受的現金成本水平,很不幸,據我了解到的情況是即便規模并不龐大的二線單晶硅片企業的現金成本水平并不高,在當前硅料價格下,極限情況承受2.1元/片的單晶硅片價格也是完全可能。而隆基股份硅片品質更優,能擁有一定溢價,但最終可能也不免往2.3元/片去的命運。我的文章經常對光產業價格進行預判,而且可以小驕傲的說事實證明我的預判的準確度還算蠻高,今天終于算是把我做這一系列預判背后使用到的模型和邏輯體系講清楚了,也算是了結自己一樁心愿。不忘初心,方得始終,Solarwit治雨愿為光伏產業繼續獻上有靈魂的思考。

 

3、電池片:縱使200GW,也難過剩;晶科、晶澳已經舉行發布會發布了基于180mm硅片尺寸的組件,隆基股份會在5月底舉行發布會,初步估計尺寸也會落在18X的位置上,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四家硅片龍頭廠商的三家同時站隊180mm,這對于過去幾年紛亂的產業格局中是難得一見的現象,自然也會給產業帶來漣漪不斷的影響。對于所有電池片企業,首先就面臨一個問題,對于180mm新的路線方向跟還是不跟?2019年的產能剛剛投產,就面臨如此嚴峻的迭代,本來電池產業環節已經不賺錢,新的尺寸出現其實是雪上加霜。但其實跟與不跟根本沒得選擇,隆基發布會還未舉行,10GW的產能就已經在路上,晶科、晶澳也無一不是號稱10GW以上的產能,天合、日升相比也不會坐以待斃,自然也會對電池廠商提出新的更多的要求。所以結論是:全電池片行業必然是跟隨這一浪潮,必然是新的一輪軍備競賽,新的一輪產能擴張。毛估現在全行業新的Perc電池片產能已經超過140GW,而180mm尺寸的推出還會繼續放大單條產線的產出,最保守估計明年這個時候全行業在180mm尺寸及上新增70GW以上的產能。處在囚徒困境中的電池片企業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內心不斷祈禱:“革新慢一點吧”。當然,快速的變化也不是沒有好處,對于融資能力強,處在頭部位置的企業可以順勢進一步提高企業市場占有率,淘汰那些有心無力的小廠商。當前通威、愛旭、潤陽悅達電池片月產出量可達4.7億片,三家合計市場占有率毛估23%(隆基硅片月產出8億張,三家捏起來不如一家大,電池片格局還是太分散)

 

最后再討論一下電池片價格,由于電池片的極度過剩,當前的定價體系基本是成本加成定價法,對于一張166的電池片,基本上就是硅片價格+2元錢就等于電池片的平均售價。我們以明年一張166硅片2.4元的價格做假設,一張電池片價格(2.4+2)÷6.1=0.72元。相較于當前0.79的實際成交價格,會有一定下滑空間,但也主要是來自于硅片跌價的貢獻。

 

4、組件:將會在1.4~1.6的價格區間震蕩三年;我們真的不能再期待組件價格會像過去三年那樣大幅度下滑了(2018年初Perc組件價格要接近3元錢,現在只有1.4x元,跌幅超過50%),有些事是顯而易見:硅料已經賣到接近桂粉價格;明年的玻璃也可能會醞釀漲價;封裝材料成本占比超過一半(封裝材料由大宗商品屬性,價格隨經濟周期波動而且一般很難大幅降價);且部分封裝工藝的進步導致封裝成本會進一步提升。我本預測2020年組件價格是不會擊穿1.5元的,誰知疫情到來引發極端行情。但短期因素不改長期邏輯,疫情帶來的價格底部可能是很長一段時間內的價格鐵底,2019~2020~2021三年期間,組件主流價格都將會在1.4~1.6的區間內震蕩,這樣長期價格堅挺的狀態在光伏產業發展史上還是未曾有過的,但我們都即將見證,在未來,組件價格長期的平平淡淡、不驚波瀾才是常態。最后這一部分的內容對于組件廠的老板們至關重要,組件其實賣的是期貨,我們往往需要提前兩個季度甚至更久來約定價格,這樣的價格形成機制對于長期處在降價通道中的組件企業是有利的:對未來訂單報出一個相對激進的價格拿到訂單,等到正式交貨的時候,各種產業鏈產品價格往往跌的不成樣子,組件工廠順勢盈利。據我了解這是過去幾年很多組件大廠的盈利之道,但人最怕成功的路徑依賴,一旦環境發生變化,過去通往成功的道路頃刻變為通往毀滅的捷徑。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知道自己成功,更要知道自己為什么成功;光伏行業,風起云涌,潮起潮落,各路英雄登臺謝幕;冷眼旁觀,精研竭慮,我輩潮兒基業永存。

 

 



玻璃工業網
相關新聞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玻璃工業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玻璃工業網"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玻璃工業網”。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違反者本網也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盡快來電或來函聯系。
 || 公告信息                                   more<<
1787twohttp://www.xinyiglass.com/priceindex/index.aspx
1764twohttp://www.kingglass.com.cn
1763twohttp://www.qlu.edu.cn/
1762twohttp://www.czamd.com/
1760twohttp://www.xfxglass.com/
1759twohttp://www.southtech.cn/
1758twohttp://www.bjmgm.com.cn
1756twohttp://www.natergy.com/index.html
 友情連接
中國建筑玻璃與工業玻璃網  中國建材工業出版社  聚玻網  中國環保網  中國玻璃網  中華玻璃網  玻璃英才網  中國玻璃人才網  華夏玻璃網                                                                                                                                                                                       

主辦: 建筑材料工業技術情報研究所            承辦: 建筑材料工業技術情報研究所玻璃信息研究中心
電話:010-65762696            E-mail:chinaglassnet@163.com
京ICP備06011358
Copyright © 2010 itibm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玻璃工業網版權所有
必威体育下载